艺术家之星

赵亦静

济南残疾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唯一官方网站

【书香中国·阅读有我】一只军鞋

发布时间:2020-05-26    点击:

年轻的时候,经常听俺爹讲起一只军鞋的故事。

俺爹说故事中的俺“姑姑”,不是俺亲姑,是爹爹在兵荒马乱中捡拾的一个女孩抱回了家。爹总说女孩的父母是当兵的,穿的又破又烂,周身是伤。在大兵追杀逃到村口时,男人掩护,女人将怀中不到周岁的女儿托付给我爷爷。只匆匆说女儿姓周名叫小红,让我爷赶快把孩子抱走。然后二人边打边退,最后二人被乱枪打死。

大兵撤走后,爷爷收殓了夫妇二人。

爷爷常跟后辈人说:那两个当兵的夫妇,是老百姓队伍中的人。

后来,姑姑出落的亭亭玉立。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格外有神。不久前一位八路军女兵给了我奶奶一块花洋布,奶奶给姑姑做了一身合体的上衣,姑姑喜欢的一夜没睡着。

一九四五年,姑姑一十八岁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并且成了抗日妇救会一员。

夏季的一天,晴朗的天空中突然冒出一大块黑色的云团,快速地、滚动着从天际的远处爬了上来。且越滚越大越浓,压抑的人们透不过气来。

“呯”“呯”两声清脆的枪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。

“爹,不好,恐怕是日伪军来啦!”

敏感的姑姑从破旧的房屋里冲了出来。

姑姑嘱咐俺爷爷带领家人快去村外躲起来,然后转身跑了出去。

爷爷知道姑姑是去了村东二凤家,那是妇救会活动的地方——二凤是妇救会会长。不久前丈夫被日本人杀了。

不错,姑姑正是冲二凤家去的。

那里有刚做好的300双军鞋,打算天黑了就送到附近八路军一个小分队处。

“你来的正好!”二凤快言快语:“妮子,你帮几位大婶把军鞋装好,隐藏起来,这小日本怕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冲这批军鞋来的!”

“八成!”一个中年妇女气愤地说:“一大早,我就发现村西二歪脸他爹贱头贱脑来二凤姐家转悠,看见我就赶紧走了。俺当家的说他看见这老东西出了村,可能找他儿送情报去了。他儿子是汉奸小队长!”

军鞋分装整理好,二凤给几个妇女分发了下去,她也背了一大包。

“妮子,你快回家躲起来。”二凤急冲冲地说“我们都是老娘们,引不起日本人多大注意,你不能跟那帮畜生碰面!”

说完,几个中年妇女在二凤带领下,急火火地离开了。

当姑姑正要关上房门,无意中往里一瞧,她不由一愣——破旧的桌子下一只军鞋静静地躺在地上。当姑姑与那只军鞋对目时,她好像感到那只军鞋正向她求救——不能扔下我!

姑姑一步跨进屋里,从桌子底下把鞋捡了起来,鞋底上两行字:“全民抗战、保家卫国”映入姑姑的眼帘。

“部队上刘大的鞋!”因为这两行字大家都是纳在两只鞋上,只有刘大的鞋是纳在一只鞋上。因为在一次战斗中刘大的一条腿被日本人砍了去,多亏乡亲们救了他才保了一条命。

妇女们做鞋纳靴,都是单给他做一只!二话不说,姑姑把这只军鞋抱在胸前,门都没关,就冲了出去!

姑姑知道,要是小日本进来搜查,单凭这一只军鞋,就能要了二凤婶全家人的命,乡亲们也得受连累!

姑姑拼命向村外跑,村外有高粱地,只要躲进去,不但能保住这只军鞋,日本人也发现不了她!

姑姑没能幸运,和她迎面而来的,正是日伪军,领头的就是汉奸二歪脸!

姑姑急忙转过身来,但为时已晚。

“花姑娘的!”

日本人发现了她!

二歪脸认出了她!

“小红,别跑,日本人大大地善良,不会为难你!”二歪脸冲奔跑的我姑姑大声喊话。姑姑跑得急,日伪军追是凶,

“呯”,有人朝我姑姑开了枪。

一颗罪恶的子弹象一只巨型毒蜂,呼啸着向我姑姑腿上飞去。

姑姑应声倒地。

很快,二歪脸领着日本人来到倒地的姑姑跟前,快速形成一个扇形包围圈。

姑姑艰难地坐了起来,将那只军鞋紧紧护在胸前,怒视着这帮畜生。

“果真,军鞋!”二歪脸喜滋滋地惊叫到:“你他妈也是妇救会的娘们?”

“八格牙路!”日本人狂叫道。

 “给我!”二歪脸弯下腰,跟姑姑要那只军鞋:“给二叔说,你们有多少人,做了多少双军鞋,藏哪里去了?”

“花姑娘地说出来,皇军大大地有偿!”一个日本小队长走到我姑姑跟前,喜皮笑脸地弯下腰,让我姑姑交待军鞋的下落。

姑姑一句话不说,双手紧紧抱住那只军鞋。

二歪脸上前去夺。

姑姑不给,把军鞋举过头顶。

“花姑娘的,你的良心大大的不好!”那个日本小队长不耐烦地狂怒起来,“你要向皇军老实交待!”

他伸出肮脏的手,去摸我姑姑的脸。

“你要是被皇军请过去,有你好受的!”二歪脸阴森森地吼道。

姑姑愤怒地朝二人脸上吐唾沫。

“你……花姑娘,良心大大地坏了!”

二歪脸刚拔出手枪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。

日本小队长举起指挥刀,向姑姑举着的双手砍去!

随着一声惨叫,姑姑的双手连同那只军鞋掉落在地上……。

这时,三个日本兵举起刺刀,一齐欲向那只军鞋刺去。

姑姑凭借最后一丝力量,用身体压在了那只军鞋上……。

又一声惨叫,三把刺刀同时刺进姑姑的后背!

一阵死一般的寂静从空气中压了下来。

姑姑的英勇无畏,震惊了这伙杀人魔王!

这群狗日的东西,尤其举刀的日本小队长,愣在了那里……

突然,他们急转身,离开了姑姑。

日本人在村里放了几把火,极不甘心地退走了。

乡亲们回到了村子。

二凤在我姑姑的尸体前中蹲下来,失声痛哭:“小红,是我害了你……光着急,看着数够了300双,慌乱中忘了刘大!”乡亲们轻轻把我姑姑的身子翻过来。

那只浸透了姑姑鲜血的军鞋静静地躺在姑姑身下……。

第二天,那位一只腿的战士刘大听说后,主动要求陪着悲痛而又愧疚的爷爷为我姑姑守了三天坟。

第三天,据说这只军鞋被一级级上报,送到了八路军总部。彭总用颤抖的手接过去,泪流满面。

再后来,几经辗转,这只带血的军鞋,被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,永久陈列。